人造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人造石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季承公布季羡林遗嘱图书馆文物是保存非捐赠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8:47:07 阅读: 来源:人造石厂家

再过一个多月,就到一代国学大师季羡林先生仙逝三周年的日子了。季老虽已入土为安,但这期间,围绕着季老生前所藏的大批珍贵遗产,季羡林先生的独子、77岁的季承与北京大学之间展开的季老遗产纠纷,却一直沸沸扬扬,成了人们议论的热点话题。自从今年3月季承向北大发出最后通牒后,这场纠纷突然没有了任何消息。近日,季承通过律师与本报取得联系,委托本报独家发布一则“季承严正声明”。同时还通过本报首次向社会展示季羡林先生生前遗嘱原件的照片。“我发这个声明是为了让公众了解季羡林先生生前是有遗嘱的;再就是北大没有诚意和我商谈,采取敷衍手法。谈了三年,连个具体方案也不提出来,对我的方案不置可否,连个目录都不肯提供,所以我只好求助于社会舆论和法律。”昨天傍晚,季承在接受记者独家电话专访时这样表示。

图一:季羡林季承父子

图二:季羡林手书声明:“一,我已经捐赠北大一百二十万元,今后不再进行捐赠。二,原来保存在北大图书馆里的书籍文物只是保存而已,我从来没有说过全部捐赠。”

图三: 季羡林手书委托书:“全权委托我的儿子季承全权处理有关我的一切事物、务。”

遗产纠纷,北大“不接招”

今年3月23日,曾独家刊出《季承怒了!博客中向北大发出最后通牒》一文,季承在博客中向北大提出:“如果在3月31日前不能进行商谈或商谈没有结果,我们就不再和北大商谈,而是采取包括诉讼在内的其他方法解决问题。”然而季承称,时至昨日,北大仍然没有任何回音。季承说,为向北大索要父亲藏品已经奔波了快三年了,藏品的归属权仍然未定,感觉非常无奈。

令季承感觉愤怒和无奈的并不止这些,就在今年4月中旬,曾于2009年涉嫌盗窃季羡林家中部分藏品的王如、方咸如已经被取保候审。这让季承很难接受,季承说:“事实如此清楚的盗窃案,至今未能判决,而且盗窃人还被放了出来,我感觉非常不能理解。”据称在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法官的调解下,北京大学已经放弃了当年这些被盗藏品的所有权。

“北大保管的字画,是父亲最宝贵的藏品”

2009年7月11日季羡林先生去世,2010年4月,季羡林的骨灰安葬于山东临清老家。但季老生前所藏的书画等遗产究竟有多少、价值几何、如何归属?时至今日仍是一个谜。

谈起父亲的遗产,季承称“心中大体有个数”,根据他个人的统计,父亲的主要遗产为明清字画、古代书籍、佛像等。如果按照目前的市值计算,这些遗产价值可达数亿元。

季承介绍,这些遗产目前分为四个部分。其中,有较多的藏品目前暂时保存在山东临清的季羡林纪念馆和陕西西安的季羡林国学院。这两处的藏品数量比较多,以古书和字画为主,价值很高。如果单纯从数量上来说,要超过目前被北京大学代为保管的字画数量。这些藏品的所有权属于季承和他的外甥,“目前只是暂时寄存在这两处进行展览,并没有捐赠给他们。”季承说。

季羡林遗产的第三部分,是2011年11月12日中国嘉德2011秋季拍卖会上“季羡林先生藏书专场”的藏书,藏书数量多达165种、数千册,经史子集皆有,所有藏书均补钤季羡林收藏印鉴,其中还有陈寅恪赠送季羡林之书。这些藏品当中,包括了部分2009年轰动一时的季羡林故居被盗案中的藏书。按照季承的描述,最珍贵的季羡林藏品,也就是季老遗产的第四部分,目前暂时保存在北京大学,有超过600幅字画。“从价值上来说,北大保管的这些字画是父亲最宝贵的藏品。”其中包括季羡林生前最喜爱的苏东坡的《御书颂》。

根据多名业内人士的说法,季羡林生前酷爱收藏画家齐白石的作品,不仅数量众多而且品质均属上乘,加上季羡林收藏的明清文人的画作,几乎可以成为一部中国明清字画史的精品图录。单就画作这一部分,按照目前拍卖市场的行情,很有可能超过5亿元。

北大存有季老两部分藏品

季承称,2009年1月,北大相关人员在前往医院探望季羡林时,曾当场询问老先生这批画捐还是不捐,并表态由季老说了算。“我父亲明确表示不捐了,这些字画是交给北大保管的。北大方面当时表示,季老怎么说,学校就怎么做。”季承说,当时他本人在场,现场还有很多见证人,北大方面也对这一场面进行了录像存证。当时北京大学的相关人员随即将2001年季羡林签订的捐赠协议原件还给了他。“既然协议都退给我了,我的理解就是捐赠拉倒了,而且之后北大也没有再强调父亲捐赠的事情。”

季羡林所藏书画是如何“保存”到北京大学的呢?

季承介绍,2009年1月13日和16日,北大两位党委副书记及部分工作人员前往301医院面见季羡林,向他报告北大联合会议的有关决定。当时向季羡林报告文物清点的结果是:字画总数为577幅,其中207幅是古代书画,其中不乏八大山人、郑板桥等人的画作。北大方面当时称都有录像、照相,没有流失。季羡林询问了几幅古画,特别提到苏轼的《御书颂》,北大方面表示并没有流失。

在征得父亲同意后,季承表示,由于自己之前没有统计,因此这部分藏品以北大提供的数据为准。但他要求北大将577幅字画的目录交给他,并尽快归还全部保存文物。“北大方面也答应会尽快将目录复印后给我一份。但到现在我也没有收到这份目录。”

第二部分藏品的转移过程,则发生在季承和父亲和解之后。2009年3月23日至26日,北大派出工作人员,开始清点季羡林蓝旗营住所内的物品。清点中,北大对他们认为重要的东西一一登记造册,最后选出38件珍贵文物,要求由学校代为保管。季承称,他在请示了父亲之后,出于对北大的信任,同意了北大方面的要求,签署了一份写明“暂由北京大学图书馆保存”字样的目录清单,然后北大拿走了这批文物。

季承称,在父亲去世后,他多次向北京大学反映,要求归还藏品。但北大方面一直未正面回应,以“再研究研究”的名义答复。

季老自书遗嘱,委托儿子季承全权处理

季承介绍,其实,季羡林生前已有自书遗嘱,在2008年12月5日写了:“原来保存在北大图书馆里的一切书籍文物只是保管而已。我从来没有说过全部捐赠。”2008年12月6日写了:“全权委托我的儿子季承全权处理有关我的一切事物、务。”2008年12月18日,季老又写了一纸声明:“一,我已经捐赠北大一百二十万元,今后不再进行捐赠。二,原来保存在北大图书馆里的书籍文物只是保存而已,我从来没有说过全部捐赠。”

季承的律师卞宜民告诉记者,季老生前和北京大学就财产问题从未举办过财产的转让、接收仪式,也没有交接过任何清单,但从季老的生前自书遗嘱中可明确看出,季羡林先生生前已经委托儿子季承全权处理有关季老的一切事物和事务。自书委托大于法定继承,这是法律规定的。

季羡林全权代理人暨遗嘱继承人

季承严正声明

本系子承父命,憾被误为争夺遗产。特公示先父遗嘱,敦促存物归还:

“原来保存在北大图书馆里的一切书籍文物只是保管而已。我从来没有说过全部捐赠。(2008.12.5)”

“全权委托我的儿子季承全权处理有关我的一切事物、务。(2008.12.6)”

但因外甥律师误导,将“遗嘱继承”混为“法定继承”,以至造成多方误会,已协商终止有关合同。

差堪告慰,北京大学历届领导尊重先父自书遗嘱,承诺妥管存物。敬请各方明察。

季承2012.5.29

其他文化印刷用纸批发

十字绣工艺品批发

防滑垫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