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造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人造石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普及正版是必由之路

发布时间:2020-03-23 12:45:14 阅读: 来源:人造石厂家

微软开始用黑屏背景对盗版用户作提示.准确地说,只有正在使用盗版视窗系统、又同意授权微软作验证的计算机用户,才会遭受黑屏提示;而且,黑屏只是提示, 既不影响用户操作,也不传送用户信息;更重要的是,此举并不是只针对中国地区,而是微软全球反盗版行动的一部分.但是,国内网民哗然,非议之声四起.这折射出两个问题:1是盗版用户依然众多,2是正版意识依然薄弱.让我从法理、道理和学理三个层面讨论此事.

从法理上看,微软的行动明显是经过斟酌的.首先,“盗用者”不是“消费者”,微软本没有责任向他们提供任何服务,更不用说完全和完善的服务,而黑屏给软件盗用者带来的不便,应当小于门窗和锁头给小偷带来的不便,也小于米缸盖子给老鼠带来的不便,坊间的“此举有点过”和“伤害消费者”之说无从谈起.其次,微软的在线交互操作和弹出提示信息等行动,不仅是软件售后服务的重要部份,而且是用户在安装软件和接受验证前就同意的.假设不同意,用户就应当停止安装和谢绝参与.你情我愿,是合约的基本精神,微软“入室涂乌”之说也不成立.在道理的层面,有人说用盗版是由于微软产品太贵.我要问,贵是否是去偷奔驰宝马的理由?有人说用盗版是由于没有替代品.但市面上不是早就有许多 “自由软件”了吗?求伯君先生不是在强调金山跟微软的一样好用吗?是的,是有差别,可有哪类产品是品牌之间没有差别的?还有人说,用盗版是由于微软垄断.我不认为微软垄断,由于市场上不唯一大量替换产品,而且行业入口是敞开的;但即便微软是垄断,那盗用就因此公道了吗?油田开采也是垄断的,试问到油站偷油的后果是什么?值得思考的是,为何一下子出现出那么多进退失据的盗版理由?我十年前就在我的一篇文章《凭甚么挑战微软》中解释过:如果一个人,既要偷东西,又要立牌坊,那他就不能不搬出很多言之不成理的东西.十年过去,问题照旧,那就是我们究竟有没有勇气承认盗版是不体面乃至是不合法的行动.今年3月,我的老师博祖(udreaux)教授的母亲病故.博祖发表短文记念时写道:“五岁时,我擅自拿了邻居珍妮小姐绕在厨房门把上的橡皮筋.妈妈发现后,拽着我的胳膊,把我拉回珍妮家,要我为偷窃行动道歉.妈妈就是这样说的:偷窃.我辩解说,那只是很便宜的橡皮筋.' 这没关系!'妈妈绝不含糊地回答:'偷窃就是偷窃.你就是偷了.我替你感到惭愧'.时至今日,我还记得我学会替自己感到惭愧的感觉”.家教本来就是这样来的,古今中外皆然.我明白人们罗列的种种所谓困难,包括没有钱买正版软件,也没有兴趣转用免费软件,更没有勇气承认盗用等等,但我们能不能从最最少的做起,能不能从停止遮天蔽日地为盗版寻觅理由做起,从理解和尊重知识产权做起?最后从学理角度谈——是经济学的角度.很多人还不理解“有效打击盗版”必定促使“软件显著降价”的因果关系.他们以为消灭了盗版,正版就会更贵.但经济学的推断恰恰相反:只要钳制盗版的手段愈来愈强,学生和家庭用户就必定愈来愈买得起正版.从经济学看,定价与本钱无关.虽然,在企业开张前,权衡本钱与收益是通行的作法;但一旦开张,产品的定价就与本钱脱节.不管本钱高低,只要付出了,就不再是本钱,而产品定价的一般准则,永久是“能赚多少就赚多少”.产品的价格不是事前根据本钱决定的,而是事后根据市场钞票投票的结果决定的;而钞票投票的结果,在企业投产阶段是个未知数;那只能在产品出来以后,通过各种各样的营销策略,从消费者手上争取过来.这就是说,定价由供求决定,与本钱无关.这个原理的推论是:一旦杜绝盗版,软件就会变得便宜.具体地,微软软件之所以贵,主要原因在于盗版严重.由于盗版严重,微软实际面对的就只有企业用户市场,而并没有个人用户市场,或说它在个人用户市场上的份额,小得不足以诱使它在不同性质的市场上实行“区分定价(pricedis- crimination)”.明显,在对盗版缺少有效遏制的情况下,正版软件即便价格减半,微软也不会在个人用户市场增加多少收入.但是,一旦遏制盗版的手段跟进,其市场范围就会随即扩大,微软就没有理由违背 “能赚多少就赚多少”的商业准则,不对其新增的市场作“区分定价”处理.事实上,与品牌计算机捆绑销售的微软软件,由于能够有效地控制盗版(如东芝电脑的安装盘就只能用于本机安装),其价格就能大幅度下落,以致低到不太影响购买决定的程度.保护知识产权是席卷全球的共鸣和大势;而互联网的普及,则为钳制盗版提供了愈来愈有效的工具;从购买力角度估算,一个5年前只买得起主流硬件、然后宣称根本买不起正版软件的用户,今天已可以用一样的价钱购买性能好很多、且预装了经常使用正版软件的主流品牌机型.上述因素指向同一个结论:普及正版将是技术和经济发展后的必由之路——寻觅借口绕开正版,将变得愈来愈不光彩,愈来愈不可能,和愈来愈没必要. 薛兆丰 美国西北大学法学院博士后研究员、北京大学“法律经济学研究中心”研究员

石家庄远大白癜风医院怎么样

重庆中德生殖医院预约挂号

济南烧伤专科医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