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造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人造石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解密以色列摩萨德最爱暗杀钟爱炸弹毒药

发布时间:2020-07-13 18:25:37 阅读: 来源:人造石厂家

以色列展出摩萨德经典行动生擒纳粹逃亡高官、二战大屠杀“设计师”阿道夫•艾希曼。

伊朗抗议海报上印有前摩萨德主管梅尔•达甘(中)的头像。

据《华盛顿邮报》17日报道,多名美国政府官员消息源称,土耳其去年将多名以色列情报机构“卧底”透露给伊朗,使摩萨德蒙受重大损失。在情报界,“摩萨德”不像中情局和克格勃那样,他们人数极少,却以作风强悍、组织周密、行动准确著称,可谓名副其实的以色列007。虽然摩萨德一次次完成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也曾经历失败的打击。摩萨德近年来最广为人知的事件就是2010年在迪拜成功刺杀哈马斯头目,如果不是摄像头的出卖,几乎无人能够捕捉摩萨德水银泻地般的暗杀。

【引子】摩萨德折翼伊朗?

2012年初 伊朗

一名伊朗籍摩萨德特工匆匆赶到位于德黑兰郊区的接头地点,他发现,那里早已经有数名同伴在静静地等候,其中有些面孔他也是第一次见到。

作为随时深处险境的特工,他们很少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见面,除非有大行动。这一次他们的行动是在2月10日伊斯兰革命胜利纪念日的前一天暗杀一名伊朗核专家。

虽然位于德黑兰市郊,但这一接头据点十分隐蔽安全。在进入前,他们多次确认了四周的安全性。正当他们谋划如何展开暗杀时,突然有人接近据点,该特工和同伙一刹那间意识到情况可能有变,但为时已晚,伊朗情报人员已经将他们全部包围。

2012年4月10日,伊朗国家电视台发布这样一条消息,数月前,伊朗情报机构抓获了15名“犹太复国运动分子”,除伊朗人外,被抓捕的人中包括数名外国人。报道称他们当时正在密谋恐怖行动,并且计划破坏伊朗的基础设施,他们还利用以色列在西方国家的外交活动做掩护。另外,伊朗情报机构还捣毁了位于德黑兰市郊的一处以色列间谍据点。

4月18日,伊朗国家广播公司称,此次被捣毁的间谍据点正是由以色列间谍机构摩萨德所经营,目的是为了破坏伊朗的利益。间谍们计划刺杀的核专家很可能是核科学家费雷多恩•艾巴希,此人是伊朗少数几名掌握同位素分离技术的专家之一,曾是伊朗革命卫队成员。2010年末,艾巴希曾被安放在车上的炸弹炸伤,他因及时跳下车最终死里逃生。

【爆料】土耳其出卖摩萨德?

因为特殊的地缘环境,与伊朗接壤,又紧邻中东最复杂地区,早在1958年,摩萨德就与土耳其情报机构展开合作,为何会反戈一击出卖以色列?

事件并未因时过境迁而被遗忘,今年10月17日,《华盛顿邮报》抛出这样一则报道,2012年初,土耳其方面故意将10名经由土耳其进入伊朗的摩萨德人员的动向透露给伊朗,导致这些伊朗籍情报人员与其上司被伊朗方面抓获,使得以色列在伊朗的情报链被“整个清除”。

一石击起千层浪,《耶路撒冷时报》、《以色列时报》等以色列媒体迅速将华邮的爆料与去年4月伊朗抓获15名“犹太复国运动分子”并清除以色列间谍据点事件联系起来,据此推测称,因土耳其曝光而遭铲除的以色列情报人员可能就是他们。

摩萨德前要员亚托姆接受《以色列时报》采访时表示,如报道属实,以色列将会和美国紧急磋商,“土耳其很可能再也不能和西方情报机构合作了。土耳其的行为让西方担忧其不知何时会再次使出这种肮脏把戏。”亚托姆认为,如果2012年伊朗真的抓住了为摩萨德工作的伊朗人,他们很可能已被处死了。

对于以色列来说,被土耳其报复尚属小事,可怕的是在伊朗的间谍网可能全军覆没。在此之前,以色列与土耳其已有超过50年的情报合作经验,如果真的是土耳其通风报信,今后这种合作可能再也无法实施。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早在1958年,土耳其和以色列两国首脑就举行秘密会议,双方同意成立“以色列-土耳其情报联盟”,让摩萨德与土情报机构MIT展开合作,当时负责这一工作的是摩萨德缔造者罗文•希洛。

《每日电讯报》分析称,与土耳其合作是因为其地缘优势。土耳其紧邻黎巴嫩、叙利亚等中东最复杂地带,且与伊朗接壤,为摩萨德情报人员进入伊朗打开方便之门。事实也是如此,每当摩萨德需要向伊朗派遣特工时,就会由土耳其进入伊朗,在土耳其、伊朗交界处的摩萨德情报站监控着伊朗的一举一动,与土耳其合作让以色列顺利打通中东情报网。

一名消息人士称,在50多年的情报合作中,摩萨德从没想到土耳其会出卖他们。即使在双方关系最紧张时期,两者也在对待共同敌人——伊拉克、叙利亚和伊朗上保持情报合作与信息交换。《华盛顿邮报》猜测称,土耳其可能是为了报复马尔马拉号事件,2010年,以色列海军袭击驶入加沙沿海地带的土耳其籍救援船只马尔马拉号,造成9名土耳其人死亡,以色列官方对此迟迟不肯道歉。

【背景】最爱暗杀的情报机构?

炸弹和毒药是摩萨德最常用的刺杀手段,真主党和哈马斯头目均因此毙命,伊拉克前总统萨达姆也差一点被摩萨德藏在书中的炸弹炸死。

虽然摩萨德遭受重创,但仍无损其作为世界上顶尖情报机构的称号,摩萨德的正式名称是“以色列情报和特殊使命局”,以大胆、激进、诡秘称著于世。与美国中情局、英国军情六处、克格勃并称为“世界四大情报组织”。

据说,摩萨德总部坐落于特拉维夫市南端海滨的一座陈旧的灰褐色大楼里,《对抗世界末日的间谍》一书中称,摩萨德的运营经费由以色列内阁负责,直接受命于以色列总理。在2010年之前,摩萨德特工主要招募有以色列国防军经历的犹太人,特种部队老兵和军官是首选。

在全球情报机构中,摩萨德的规模算是麻雀级的。据报道,目前摩萨德只有约2000名员工,由秘密情报和特殊使命处、调查处、战术行动处、技术事务处等9个行动机构组成。

由于犹太人遍布全球,很多摩萨德特工在欧美出生,就精通多种语言,所以被称为最难识别的特工,他们的公开身份上至外交官、巨贾富商,下至服务员、司机,几乎无所不在。除欧洲外,肯尼亚、利比里亚、尼日利亚已成为摩萨德在非洲三大基地。一些亚洲国家也与摩萨德有合作。

摩萨德情报搜集能力十分强悍,其潜伏境外的特工主要进入所在国核心、秘密部门窃取情报。情报以军事情报为主,政治情报为辅。军事情报用以应对阿拉伯国家的潜在威胁,政治情报则为以色列外交决策服务。

与其他国家情报机构相比,缺乏安全感的以色列更喜欢斩草除根,这也是摩萨德为何频频使用暗杀手段来消灭敌人的原因之一。

摩萨德的暗杀对象从成立之初的潜逃纳粹分子,逐步演变为其在中东的敌对势力,例如,伊拉克前总统萨达姆、真主党头目穆萨维以及伊朗核专家等,如果被摩萨德列入红色页暗杀名单,就意味着此人“必死无疑”。

炸弹是摩萨德最常用的暗杀手段之一,各种伪装的炸弹让目标防不胜防。1985年,他们曾将炸弹塞进《古兰经》中寄给伊朗驻叙利亚大使。去年,以色列在一段纪录片中披露,上世纪70年代,摩萨德曾试图用这种手法刺杀萨达姆,但多疑的萨达姆让一名官员代劳,那名官员当场身亡。

据报道,摩萨德自2007年起开始暗杀伊朗核专家,主要通过摩托车手给汽车安装炸弹炸死目标。

2008年,摩萨德在大马士革成功暗杀黎巴嫩真主党二号头目穆格尼耶,穆格尼耶被认定策划了以色列驻阿富汗使馆被袭事件。穆格尼耶最终被安放在汽车座椅内的炸弹炸死。

毒药是摩萨德的又一致命武器,1978年,以色列特工用有毒巧克力杀死了巴解组织头目哈达德。当然,下毒也有不成功的时候,1997年,摩萨德试图用神经毒素暗杀哈马斯领袖马沙尔,但是行动失败,特工被约旦警方逮捕,作为交换特工协议,摩萨德不得不提供神经毒素的解药,并释放哈马斯领袖亚辛,亚辛于2004年被以色列武装直升机定点清除。

除此以外,美女间谍、易容术等手段也是摩萨德惯用的暗杀手法,在多次行动中发挥奇效。2010年,震惊世界的迪拜刺杀事件中,摩萨德就使用美女、易容、下毒等手段成功暗杀哈马斯高级成员马巴胡赫。

情报机构只有在出现失误或需要用胜利震慑敌人时才会高调行事,摩萨德也是如此。对迪拜行动而言,两个因素应该都被涵盖其中。当然,如果没有监控摄像,行动堪称完美。 ——《每日邮报》

【刺杀】只有摄像头能打败摩萨德?

2010年,摩萨德特工在迪拜成功刺杀哈马斯要员,这场胜利唯一的不完美就是被摄像头完美记录。

近年来,摩萨德最为引人注意的行动莫过于暗杀哈马斯高级军事领导人马巴胡赫,刺杀过程比007电影还惊心动魄。马巴胡赫因杀死以色列士兵并进行虐尸而被列入必杀名单,这意味着他将被摩萨德追杀至天涯海角。

2010年1月19日晚20点30分左右,迪拜五星级酒店“布斯坦•鲁塔纳”的大厅内,伴随轻柔舒缓的音乐,身着盛装的酒店客人们正在享用丰盛的晚餐。这时一个中年男子走向自己的房间230,当他打开房门时,4个陌生人已恭候多时了。

随着房门的紧闭,他们将中年男子拉进房间,飞快地将琥珀酰胆碱(短时高效的肌肉松弛剂)注射到他的腿上。药效迅速发挥作用,他的呼吸和心跳很快就会停止。但4名杀手等不了那么久,时间拖得越久越危险,1名杀手拿起枕头将男子的脸死死蒙住。

当确认男子死亡后,他们娴熟地掏出准备好的药瓶放到床头柜上,还将一部分药洒出来,伪装成该男子因为心脏病突发而去世的场景。随后,他们为男子换上浴袍,伪装成他刚洗完澡躺下休息的样子,将枕头放回原位,但没人注意到,枕头的一角已沾上受害人的鲜血。

几分钟后,4人在房门外挂上“请勿打扰”的牌子后,就离开了酒店。数小时内,执行刺杀任务的特工们全部离开了迪拜。

第二天13点30分,在多次电话联系未果后,酒店人员打开了230的房门,门从内部被门栓和链子锁着,里面的男尸正是被以色列追杀20年之久的马巴胡赫。医生初步检测表示马巴胡赫死于心脏病突发。如果没有监控摄像头,这次行动堪称完美,但酒店的摄像头暴露了摩萨德特工的一举一动。

早在马巴胡赫抵达迪拜前,摩萨德特工们就已跟踪他近20天。特工们持有各国护照,这些护照都是伪造的。由于马巴胡赫繁往返迪拜,特工们也数次前往迪拜踩点。

1月19日,迪拜机场摄像头记录下了摩萨德特工的身影,他们是先遣队,随后负责不同暗杀步骤的同伴们陆续抵达。他们分散住在不同的酒店,这些地方都可能是目标选择下榻的住所。

19日行动前,参与行动的人员之间几乎没有电话联系,但他们频繁拨打位于奥地利的电话号码。迪拜警方推测摩萨德此次行动的指挥中心可能不在迪拜,而是设在奥地利。行动中,特工们彼此多通过手机短信联系,很少通话。

监控摄像头显示,一名持有爱尔兰护照的摩萨德女特工在易容时已明显感觉到摄像头的存在,但完全不想回避。《每日邮报》称,杀手们可能低估了迪拜警方的能力,没想到警方会从成百上千的视频图像中找到他们。

马巴胡赫最终选择了五星级酒店“布斯坦•鲁塔纳”,没人知道他迪拜一行的目的,他用化名开房,他清楚地知道自己被以色列列入了暗杀名单,2009年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时,马巴胡赫曾炫耀说:“他们叫我狐狸,我警惕性很高,以色列人至少有3次想要我的命。”

虽然在登记开房时,马巴胡赫十分警惕,但他还是百密一疏,两名乔装成网球运动员的特工已悄悄接近他,和他一同进入电梯,确定他所住的房间号码。

1月19日,行动的日子到了,当确定好马巴胡赫的房间没有变化后,位于另一酒店的特工预订了马巴胡赫对面的270号房间。几小时后,马巴胡赫离开酒店。这段时间里,一部分特工搬进270号房间,作为监视据点。易容的女特工则游走在一楼与二楼之间。

19日18点32分,完成最终刺杀的4名特工携带挎包出现在酒店监控录像中,4人压低棒球帽遮住脸孔。警方信息显示,他们曾试图通过电子手段重置马巴胡赫房间的电子锁,但没有成功,没人知道他们怎么进入房间的,拐角处的摄像头仅仅记录了他们走向房间的背影。30分钟后,这个摄像头也记录下了马巴胡赫最后的身影。

对于摩萨德的高调暗杀,《每日邮报》称,情报机构只有在出现失误或需要用胜利震慑敌人时才会高调行事,摩萨德也是如此。对迪拜行动而言,两个因素应该都被涵盖其中。当然,如果没有监控摄像,行动堪称完美。(记者 韩旭阳)

(注:引子部分中有合理虚构内容)

海南职业装定制

镇江西服制作

通化定做西装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