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造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人造石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创业者应看Shazam10亿美元量级公司前传

发布时间:2020-06-29 17:28:09 阅读: 来源:人造石厂家

虎嗅注:昨天我们报道了刚被墨西哥亿万富翁卡洛斯?斯利姆(Carlos Slim)投资的音乐识别软件应用Shazam。

在融资新闻之外,Shazam其实还有很多有趣的故事,比如Shazam一开始有四位创始人,但目前只留下一个艾弗里?王(Avery Wang)在Shazam做首席科学家,其他几位已离开Shazam,加入其他公司。

2013年6月新出版的《科技创业启示录》(中文版) 第二章就是对Shazam这几位创始人的访谈。谈到Shazam的创意从何而来、如何找齐团队、如何执行与运营。很有料。几乎完整复盘了任何一个创业团队要成功都要经历的环节。

虎嗅特将其摘选如下。虽是摘选,仍然很长,但舍不得删,因为实在挺精彩的(关于四位创始人的情况介绍见文末附录):

第一关:创意

佩德罗?桑托斯(作者):我想问一下克里斯,你能和我们聊聊其中的一些点子么?为什么你决定选了Shazam呢?

克里斯?巴顿:好的。我想当时我只是在头脑风暴,想了很多点子……我当时想的是通过监控广播电台来识别音乐。我觉得没什么问题,我可以写个软件帮助电台监测他们的节目和播放列表。这对他们来说也是很有用的。接着我们就可以独家监控他们在放哪一首歌。有了这些之后,你就能创建一个类似Shazam的服务了,但是这只对电台放的音乐有效。

Shazam这个想法最终成型是我在伦敦商学院上策略创新(Strategic Innovation)这门课的时候。他们鼓励你跳出思维陈规,所以我就要从每个角度仔细考虑这个点子。我当时想,“好的,如果我建立了这个独家的广播电台监控网络,我是唯一一个知道他们在放什么的人,虽然我是唯一一个,但是其他人要怎样找到我呢?”然后我又想到,“上帝啊,如果他们用手机采集的声音就能知道电台放的是什么音乐会怎么样?”

这样你也就不需要这个独家软件和电台的独家授权了。你可以直接用声音识别就能做到。我觉得很显然之前还没有人能够做得到。

第二关:团队

佩德罗?桑托斯:为什么花了3年的时间才实现?

菲利普?安格布瑞希:我们当时就在想,“如果你用手机就能识别出你所听到的歌曲,那得有多酷?”但是当时的音乐识别技术并没法用于这种使用场景。我们得要能够利用10秒钟的嘈杂录音在毫秒级的运算时间内从几百万首歌的数据库里识别出来。我们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概念,我可以用这个概念创造一个公司。这不是一般创业公司的做法,除非你是在生物技术或者类似领域,同时你又有几十年的临床经验。往回想一想,那是在1999年末,我和克里斯相识,而且那时候我们和迪拉伊?慕克吉也认识了,他当时开创了Viant公司的伦敦分部。所以我们3个人就有了这个很好的主意,但也只是有个主意而已。

我们甚至都没有一个商业计划书,更要命的是我们也没有这个技术。所以Shazam的最初几个月都是花在找第四个人上面:那个技术专家,工程师,那个能够实现想法,能够破解嘈杂环境下音乐识别难题的那个人。我们去了施乐研究中心(Xerox PARC),去了麻省理工媒体实验室(MIT Media Lab),去了斯坦福大学音乐与声学计算机研究中心(Stanford University Centerfor Computer Research in Music and Acoustics)。在所有的这些地方,我们都仔细描述了这个想法,问问他们有没有人能够实现它。大部分情况都是,人们说:“哈哈,这是不可能的。你们毕业之后还是老老实实去麦肯锡之类的公司上班吧。”

如果我们坚持的话,人们又会说:“这个主意很棒,但是非常有挑战性,即使你们能做成,也需要能填满一个公园的计算机,单个搜索的成本就能有1美元或者2美元,你们是没法通过这个赚钱的。”我们公司的头三个月就是这样,一直都在设法寻找我们要找的那个人。

佩德罗?桑托斯:你从众多候选人中选中了艾弗里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克里斯?巴顿:我们在网上做了很多研究。我们先找出了发表过数字信号处理方面论文的人,他们大多数都来自麻省理工或者斯坦福大学。然后我们就有了一个列表,菲利普和我一起整理了大概40个人的列表。之后我们找到了斯坦福大学教授朱利斯?史密斯(Julius Smith)。名单上其他人大多数都是博士生或者最近毕业的博士。

我们很多次试着联系朱利斯,但一开始的几次他实际上都在无视我们。最终,因为我们有了来自伯克利的顾问丹?伊利斯(Dan Ellis),他成了我们见到朱利斯的敲门砖。

最后朱利斯终于说:“好吧,既然丹?伊利斯也参与了你们的项目,那我就跟你们聊聊。”接着我们去了位于帕罗奥图(Palo Alto)的斯坦福大学,在他家客厅里碰面。他对这个主意很满意,他说他也不知道当时有什么技术能够做到,但是他觉得发明这种技术是可行的。

在第二次会面的时候,我把我们整理的40人的名单带给了他,都是电子工程专业数字信号处理方向的博士。因为这是个小圈子,所以这些人他几乎全都认识。

我对他说:“朱利斯,你能不能从这名单中选出5个最聪明的人。不仅仅是看声音信号处理方面,因为我们是要发明新东西,而不仅仅是工程上的实现。要深入到数学和统计学的层面上,他们必须要有非常好的数学和统计学理论基础。”

最后,我们需要他们有编程能力和执行力,因为我们是创业公司,而且并没有那么多钱雇单独的程序员。

根据这些条件,他选出了前5名最聪明以及最值得推荐的人。艾弗里是那个名单上的第一名,应该还有一个当时在Liquid Audio工作的,其他的三四个我就记不得了。但是不管怎么样,我们和艾弗里见面了,我们都很喜欢他。我们认为他就是能发明整个解决方案的人,尽管他自己觉得这是不可能的。

菲利普?安格布瑞希:有时候你也需要好运气,艾弗里当时正好住在帕罗奥图。他自己并不愿意搬家,所以我们决定跟艾弗里走。我们告诉了他整个点子以及整个概念,保证他会成为第四个联合创始人。如果他愿意跟我们一起干,他也会获得跟我们一样的股权。直到这时,我们才有了完整的团队。所以,我们最开始的5到6个月都花费在了寻找人才和组织团队上面。

第三关:技术与数据库

佩德罗?桑托斯:艾弗里,那你是什么时候有了解决方案或者有了一个大概想法的?

艾弗里?王:在几个月后,我们有了第一段录音。根据其他三位创始人设想的应用环境,这个录音是在一个嘈杂的环境下录制的。音乐是在噪音背景中,只通过一个手机上的小麦克风录的,而且还要经过音频压缩。

然而,当我们用手机另一头录音的时候,大多数情况下基本上没法分辨出音乐。我当时非常沮丧,不知道要怎么样才能平静地把这个坏消息告诉其他人,就像那些教授告诉他们的一样,那根本没法实现。

之后克里斯看了下他的时间表,说:“好吧,你必须要搞定它。”当时我们离截止日期已经没多少时间了。说完他就去了克罗地亚,我想应该是去度假。

那段时间的一个下午,我坐在咖啡厅里喝了非常多的咖啡。几乎有一半的时间都在想如果我让他们失望了,他们会怎么想。(笑)我看着一些图表,突然间找到了解决办法。确实是有某些痕迹和一些分散的、互相匹配的小块声音特征指纹可以匹配。关于这方面我现在可以说的更详细一点,但我先说这么多。之后我又发现这是一个很强的统计指标,可以用来检测音乐。于是,我运行了一些样例,发现它确实可以识别音乐,甚至在自己耳朵都无法听到音乐的嘈杂环境中也可以。

后来,克里斯让我立刻飞到伦敦帮助融资。幸运的是,我们仍然还可以做克里斯的项目,也并没有拖整个计划的后腿。我们正好及时研究出了我们需要的技术,这样我们就可以去融资了。

菲利普?安格布瑞希:别人都说,你没法做到,这简直是天方夜谭。但是艾弗里做到了,而且是此种技术的第一个原型,虽然没法和现在的技术相比。当时的技术没法适应很大的规模,也不是那么精确,随你怎么说,但是我们已经打下了基础。这对当时的我们已经足够了,我们可以用它获得天使投资,可以建立一个团队,并开始一家真正的公司。

如果你认为在Shazam早期,技术、算法,是非常关键的部分,但是那只是3个重要部分之一。因为你不能只拥有一个非常棒的算法,而且要有一个数据库的音乐来匹配。应该这么看问题,在2000年末,当时就有了Napster,但是人们还是在买CD,也没有iTunes商店。数字音乐是非常新的技术,那时候并不常见。所以,我们不得不在很短的时间里建成迄今为止最大的音乐特征指纹数据库。我们当时有机会成功。

第三个重要的方面,从我们打算在英国成立公司的第一天起,我们就想着让这个服务配备在英国所有的运营商上。那时候有4家运营商。我们当时必须要有一个像2580这样的短号来接通所有运营商,因为我们当时不能用多个号码,我们得建一个系统,就是付费接收短信系统。一旦系统能够识别出歌曲,包含歌曲名、歌手名的短信就会发送到用户的手机上,用户就可以付费来接受这个短消息。

因此,我们必须说服那四家运营商按照以上方式改进他们的技术,并且要同时说服那四家运营商同我们分享收入。那时候是2000年初,从来没有人做过我刚才说的那3个重要方面,也就是算法,音乐数据库还有与运营商的合作中的任何一个。

直到现在,我对那些相信我们,愿意帮助我们让这些事情一件件落实的投资人、天使投资人以及风险投资人心存感激,是他们让我们可以在2002年顺利成立公司。

为什么选择在英国成立公司?

佩德罗?桑托斯:嗯,那这个让我想到了两个问题:第一,你们当时都在美国,哦,是四个人有三个在美国,为什么要在英国成立公司呢?还有你们是在哪里募集到天使投资的呢,美国还是英国?

菲利普?安格布瑞希:公司一直都要在英国运营。有以下几个原因。2000年的美国,你甚至都不能跨网络发送短信,没有“特殊收费短信”这种服务。而我们整个公司正是以将短信发送到最终用户手里为基础的,更不用说是要为服务收费了。因为那种基础设施在美国手机市场上还不存在。这是第一点。第二点,英国的人均音乐市场比世界其他地方都要高。那时至少要比日本和美国都高。所以,在英国基础会好一点。这就是两个重要的原因。第三,欧洲的投资人明白针对消费者的手机服务,而美国投资人那时还没有。另外,我们觉得在伦敦住上几年肯定非常有意思。

金大宝

金大宝pos机

金大宝代理

金大宝官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