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造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人造石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视频证明广东揭阳确实提出借孤儿应付检查种植

发布时间:2020-04-19 16:08:18 阅读: 来源:人造石厂家

视频证明广东揭阳确实提出借孤儿应付检查

@夏楚辉发布的“借孤儿”现场图片。榕城区民政局办公室主任黄晟辉坐在左侧。视频地址:http://t.cn/zj1gY j8

紫峰寺为收养孤儿每月开销2万多元,靠香火钱和捐款支撑。

视频:曝揭阳民政官员向寺庙借孤儿应付检查

河南兰考“1·4”火灾引起社会对孤儿收养难题的重视。民政部本月6日下发通知,要求各地民政部门深刻吸取教训,主动做好对个人和民办机构收留孤儿的管理工作。在各级民政部门落实通知的过程中,广东揭阳近日爆出一则看似“荒诞”的消息。一位实名认证的网友爆料称,该市榕城区民政局为应付检查,到当地一所以收养大量孤儿闻名的紫峰寺“借孤儿”,且有视频为证。该局人士随后解释,其初衷是“接孤儿”,而“借孤儿”只是为说服紫峰寺住持但“表述有瑕疵”的托词。无论是“借”还是“接”,都改变不了紫峰寺数十名孤儿的尴尬生存现状。一方面,官办儿童福利院迟迟未能成立;另一方面,寺庙收养的孩子无法上户也上不了学。如今,紫峰寺的住持释耀凯逐渐老去,谁给这些孩子们一个温饱的未来?

爆料:民政局应付检查“借孤儿”?

实名认证的揭阳网友@夏楚辉10日上午在新浪微博爆料称“揭阳市榕城区民政局为应付广东省民政厅明天的检查,前往紫峰寺借孤儿遭到师父的拒绝”,引发轩然大波。

对于网友指责,在电话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当事人榕城区民政局办公室主任黄晟辉予以否认,并坚称该局工作人员前往紫峰寺是去找该寺住持释耀凯协商将寺庙中收养的孤儿接到该区福利院收养。此外,他还特意注册了名为@我们一起20132013的微博账号并发了一条“澄清”声明。

视频:确实提出“借孤儿”遭拒

昨日,@夏楚辉又公布了黄晟辉一行人当天与释耀凯对话的视频。视频中,一名自称与住持相熟的工作人员说:“现在省要求各县区一定要设福利院,但是我们榕城的财政紧张,没资金是没法设立这个(福利院)的。明天省(里)要派人下来检查……想麻烦跟你说,在这个庵寺借十来个孤儿去,应付给领导看下……”释耀凯当即回绝。

视频中坐在左侧一言未发的黄晟辉,昨天中午在办公室接受南都采访,确认视频属实,视频中负责沟通的工作人员确有提过“借孤儿”。黄晟辉介绍,该工作人员工作系统已不在民政系统,属于从别处借调到殡葬管理所的。

解释:“借孤儿”属于表述有瑕疵

不过,黄晟辉坚称没有“借孤儿”的动机,“借孤儿”只是托词。他介绍,以前去沟通过几次,但释耀凯“比较固执”,不同意把孤儿接走,为了做通其思想工作才这样讲,“也不能代表局里的意见”。

“但他表述有瑕疵,”黄晟辉强调,“我们希望把寺庙里不能自理的孤儿接到福利院临时安置点,但师父一直不同意,工作人员跟师父相熟,就想办法‘劝’他。所以我们初衷是接,而不是借。”

黄晟辉还向记者展示了民政部、省民政厅、市民政局新下发的文件,“都是要求即日起开展民间机构和个人收养孤儿情况的自查、摸底,厅领导近期也不会下来检查,没必要(借孤儿)”。

困境:当地至今没有儿童福利院

截至去年11月,榕城区共有孤儿185人。其中,70人属父母双亡寄养在亲戚家,另有101人尚未解决户口,后者就包括紫峰寺的50多名孤儿。

孤儿们想要上户口,只能入福利院的集体户。但榕城区至今没有一家儿童福利院。黄晟辉说,1995年曾出台文件要办,因缺少资金和场地没办起来。区民政局去年6月曾向公安部门申请为福利院提前开设集体户口,目前101名孤儿的户口尚在办理。今年1月7日,该局又向区政府申请使用原救助站的办公楼房开设福利院。

矛盾:“无论借还是接都不愿意”

黄晟辉称,为了提前将紫峰寺里8名不能自理的孤儿接出来照顾,榕城区民政局已经在“学超彼岸”(当地民间组织,2010年与区民政局签约合办老人院项目)准备了临时安置点,200平米左右,约16个床位。“但师父不同意,只能慢慢做工作。”

黄晟辉表示:“我还是不希望采取强制手段,如果他有意愿继续收养,可以注册民间机构,选址,和民政部门签订协议。民政部门会为孤儿们办理好户口,然后按月负担供养费,集中供养的每人每月1000元,家庭寄养的每人每月600元。”

释耀凯似乎并不“买账”。昨日提及此事,释耀凯提高声音,急得跳脚:“有个人说,从寺里借十来个孩子过去住2天,应付上级检查。我可不同意帮他们骗人。后来他们还说,我的寺庙不符合条件不能收养孤儿,他们想把孩子都接走,我养了17年,凭什么说接走就接走?”对释耀凯而言,无论是借还是接,他都不愿意。

探访

揭阳紫峰寺16年来共收养54名孤儿

常有父母“慕名”来弃病残婴儿

南都讯昨日上午9时,南都记者来到揭阳紫峰寺。一块白色木牌醒目地挂在门口,上面写道:“本寺是宗教场所,不是婴儿院。本寺前所收养的弃婴都已另行安置,我寺郑重声明,忠告个别昧良心的父母和受雇佣代丢婴儿者,我寺将采取措施,一经抓到证据将追查到底,要求政府严办。”

寺院里,来自社会团体“阳光义工”和“学超彼岸”的义工们带着弃婴们晒太阳,有些智力有缺陷的孩子就坐在地上哭。几个年纪稍大的孩子帮忙捡柴洗菜。

寺院左侧小屋内,五六个孩子则被在一米多高的围栏里哭闹,空气中弥漫着屎尿味。义工小罗说,他们根本没有意识,关起来是担心跑丢。尽管他们的温饱得以保障,但因为没有户口,并且大多智力不健全,寺庙并没有送他们去上学。而且,住持释耀凯不认同学校教育,就由义工们来教孤儿识字。

释耀凯年事已高,患有胃病和腿疾,也是寺庙里唯一的僧人。他告诉记者,从1996年在寺门口捡到第一个弃婴到现在,他共收养了54名孤儿,其中只有4个孩子肢体健全,其余均为残疾或脑瘫儿童,其中更有8个生活无法自理。

目前,已有25名孤儿送往好心人家寄养,由寺里负担每人每月400元生活费,还送50斤大米和油等。寺里还有31名孤儿。为养孤儿,释耀凯每月开支需两万多元。随着释耀凯年岁增大和疾病,寺里还请了两个阿姨做帮手。所有花销都靠香火钱和善心人士的捐赠

小罗说,紫峰寺收养弃婴的事迹在揭阳地区远近闻名,近年来常有父母“慕名”而来,将病残弃婴丢在寺院门口。这也是门口木牌的来由。释耀凯希望以此唤起这些父母的良知,承担相应抚养责任。然而,收效甚微。

声音

广东省民政厅法规处处长王先胜:

鼓励民政部门与民间机构合作

南都讯对揭阳紫峰寺的孤儿难题,民政厅政策法规处处长王先胜并不意外。“全国各地因民间收养而引发的问题太多了……很多连数字都统计不清。”他认为,紫峰寺收养大量弃婴、孤儿却无法上户口也不能上学的现状,加上前不久的兰考大火,都反映出我国孤儿救助体系的漏洞。

王先胜指出,现有法律法规中,寺庙作为宗教场所,是不能收养孤儿的。当地民政部门早些年就应该过问,向寺庙讲明法律和责任,但因为各种原因,当地政府默认了紫峰寺收养孤儿的事实。加上媒体大量报道寺庙和释耀凯的善举,造成孤儿越收越多、但环境和条件却没办法改善的现状。

作为民政法规领域的专家,王先胜提出三种解决办法:一是地方政府部门和民间组织合办儿童院,由民政部门购买社会服务;二是学广州的处理方式,把孤儿户口解决后发动社会力量开展家庭寄养模式;三是当地区政府尽快选址,开办区级儿童福利院,“但显然这个办法是远水不解近渴”。

另据多位业内专家表示,国内外孤儿养育经验表明,福利机构养育并非最好方式,家庭收养、寄养、助养方式,更有利于孤儿健康成长。

征集令

南都征集收养孤儿案例

天下无“孤”有你有我

兰考“爱心妈妈”袁厉害收养的7名孤儿被一场大火夺去生命后,民政部紧急下发通知令各地就民间个人或机构收养孤儿的情况展开摸查。

孤儿救助体系被指存在漏洞,您身边有无政府或民间机构收养孤儿的典型案例?南都特向广大读者发出征集令,欢迎您分享身边的孤儿故事,或可为破解孤儿收养难题提供示范。

●南方都市报官方新浪微博:@南方都市报http://w eibo.com /nddaily

●征集热线:020-87388888

采写:南都记者 靳颖姝 许晓蕾

都市小说大全

波兰兔养殖

手工旗袍定制

相关阅读